兒科疾病

中醫兒科診治 小兒指紋診法

本文所屬類別:[小兒常見病]來源:古方中醫網 發布時間:2016-06-30 【字體:

小兒指紋診法是自唐發明后一直為兒科應用的獨特診法。至明代,《保嬰撮要》對這一診法作了進一步的研究,薛氏父子將小兒指紋概括為流球形、透關射指形、透關射甲形等13種,繪圖說明,古方中醫藥報并分別論述各種指紋的主證及其治療。多數醫家重視四診合參,對小兒則更強調形色望診。除了一般望診方法之外,在《全幼心鑒》、《古今醫統》、《嬰童類粹》、《片玉心書》等醫著中還載有顱囟望診法,通過望小兒顱囟的形狀來輔助診斷。

在小兒病治療上,萬全贊同錢乙提出小兒“臟腑柔弱、易虛易實、易寒易熱”的論點,認為小兒氣血未定,易寒易熱,腸胃軟脆,易饑易飽。主張“調理但取其平,補瀉無過其劑”、“當攻補兼用,不可偏補偏攻。”尤其推崇李杲學說,重視調理脾胃,保護胃氣。《保嬰撮要》非常重視乳母對嬰兒身體的影響,凡因乳母的體質、情緒、飲食、疾病等因素所引起的小兒病,必須同時治療乳母與嬰兒。薛氏還提出“藥從乳傳”的論點,認為藥物的有效成分通過乳汁可以對小兒起治療作用。某些小兒病通過調治乳母的方法治愈,今已為現代醫學所證明。

萬全在臨證中則非常重視小兒心理,常心身兼治。當時醫家已注意到社會、心理因素對小兒健康的影響,真是難能可貴。

兒科病治療方法上,除了藥物之外,還有外科手術、推拿等。明代太醫院設有按摩科,按摩術被應用于兒科疾病,并改稱“推拿”,出現了專門的小兒推拿專著,如陳氏《小兒按摩經》(收入《針灸大成》)、龔云林《小兒推拿秘旨》、周于蕃《小兒推拿秘訣》等,形成了小兒推拿獨特的理論體系。其中《小兒推拿秘訣》影響較大,書中將推拿多種多樣的手法歸納為按、摩、掐、揉、推、運、搓、搖八法,頗得后世推崇。

明代關于麻、痘、驚、疳等兒科疾病的證治水平較前人有所梴進步。“麻疹”作為病名最早出現于明代。龔信《古今醫鑒》首次記載“麻疹”一詞,并詳細敘述了麻疹癥狀、并發癥、治法與預后、并從證候上與痘癥作了鑒別。王肯堂曾補訂《古今醫鑒》,山東淄博古方中醫疑難病研究所對麻疹與其他發熱性疾病作了鑒別:“痘癥與麻疹,發熱之初,多似傷寒。惟麻疹則咳嗽,噴嚏,鼻流清涕,眼胞腫,眼淚汪汪,面浮,腮赤,或嘔惡,或泄利,或手掏眉目鼻面,此為異耳”,龔廷賢指出麻疹“黑陷及面目,胸腔稠密,咽喉攢纏者逆。發不出而喘者,即死”的不良預后(《萬病回春》卷7)。可見,明代醫家對麻疹的認識比前人更為深刻。其治療,經過歷代許多醫家的不斷探索,以解毒發表為麻疹的治療da法逐漸形成,使后世醫家臨證有所準繩。

至明代中葉,對痘疹(天花)的預防有了新的突破,這就是人痘接種術的發明,并開始在臨床使用取得成功,已如前所述。至于已發痘疹的治療,明代兒科家多有研究,僅專著就有魏直《痘疹全書博愛心鑒》、汪機《痘治理辨》、翁仲仁《痘疹金鏡錄》、《痘疹雜證論》、孫一奎《痘疹心印》、萬全《痘疹心法》、《片玉痘疹》、朱惠明《痘疹傳心錄》、吳勉學《痘疹大全八種》、徐謙《仁端錄》等20多種,以及其他醫著也多涉痘疹證治,對天花的治療作了許多有益的探索。如萬全在研究痘瘡發病過程之后,提出痘瘡發病經歷生熱、見形、發起、成實、收靨、落痂6個階段,并分別給出治療方藥。治痘主張兼取錢乙涼解、陳文中溫補之長,“溫補涼瀉,各隨其宜”,并不偏執一法,然以清熱解毒為常法,溫補扶正為變法,更符合臨床實踐。

對驚風的證治,《古今醫鑒》提出驚、風、痰、熱為“驚風四證”,《幼科證治準繩》。提出“八候”:搐、搦、掣、顫、反、引、竄、視,為驚風的主癥。“四證八候”提綱擎領,對于認識驚風很有意義。山東淄博古方中醫疑難病研究所分析了急、慢驚風的病因,認為各有三種,并觀察到癱瘓、失語等驚風的后遺癥。其治療,萬氏在《幼科發揮》中介紹了家傳秘法:驚風熱甚之時,宜瀉肝膽之火,吐瀉不止,欲發慢驚風,宜補脾平肝。王肯堂從慢驚風中又分出慢脾風一證,治以生胃回陽為法。

小兒疳證。宋《圣濟總錄》分24種,山東淄博古方中醫疑難病研究所分五臟之疳論治。至明,楊繼洲《針灸大成》卷10簡述為“面黃肌肉瘦,齒焦發落”,如此執簡馭繁,大大方便了臨床鑒別診斷,有較大實用價值。萬全認為“疳證雖有五臟之不同,其實皆脾胃之病也”。因而治療以健脾益腎、消積、殺蟲為治法。

【求醫問藥】


向日葵计划专家时时彩 克山县| 红原县| 珠海市| 建德市| 柯坪县| 西乡县| 新津县| 西乌| 鄯善县| 永靖县| 犍为县| 瑞昌市| 来安县| 阿拉善左旗| 若羌县| 桐柏县| 四会市| 大港区| 韩城市| 策勒县| 历史| 金平| 昭平县| 南投市| 凌云县| 崇阳县| 洮南市| 商丘市| 台江县| 汝州市| 龙南县| 枣阳市| 岫岩| 石城县| 漯河市| 阳朔县| 彭州市| 徐水县|